七月闻蝉 - 第98页 同时攻略两个病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第63章 (番外)乔x疏——人生……

    (中秋节番外)

    辛夷山入了秋, 大湖的水位向下落了几寸,如今将至日暮,阳鱼岛上的小竹屋被烘晒成温暖的麦绿色。

    风声呼啸, 落叶翩翩。

    那头小格窗大敞, 两个人在屋里七横八竖地躺着, 地上铺了夏季的白簟席, 沉香袅袅,无人言语, 都睡着了,只有浅浅的呼吸。

    蓦地门外一声重响, 近门处的万疏泉被吓得打了个哆嗦, 从梦里醒来心脏猛跳, 久久难回神。

    “你们怎么还在睡觉?!”身穿短褐的小村姑踹门大大咧咧走近了,脸上两团红晕, 一路跑过来脸上汗沾着头发。

    “不是说傍晚去摸鱼吗?这太阳都要落山了。”

    杜宜修撑着头爬起来, 冷冷看了她一眼,一边套好外衫一边道:“总还没有落山,下次记得敲门。”

    辛夷坐在小几上哼了声:“我敲门你们听不见, 喊人也没人答应, 况且这么怕我做什么?你长得这么丑,谁稀罕多看你。”

    杜宜修:“……”

    “哪一天如果我死了, 你就是罪魁祸首。”万疏泉缓过神不悦道,“还有三个人没来,急什么。”

    “你是说你姐姐跟宋雅生他们吗?”

    “还能有别人么,快走快走,我要换衣裳。”

    才睡醒,万疏泉半边脸上都是压出来的红痕, 梧枝绿的衣摆、袖子都是褶子,掸了掸,他绕过屏风朝杜宜修道:“快把这个村姑赶出去,免得她眼睛占便宜。”

    “谁稀罕,狗都不稀罕!”

    说着她跑出去,坐在台阶上眼巴巴望着小柴门。

    不知过了多久暮色渐深,门外传来几声狗吠,依稀还有两个人说话声音。

    乔孜手还没有挨到门,门扉在里被人猛地拉开,灯笼暖蓬蓬的光亮照在一张小脸上,那几点雀斑模糊,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盛满笑意。

    万疏君牵着杜宜修的狗,见到是辛夷,便笑着与她道了声好。

    他今日穿着一身淡绿流云纹茧绸圆领长袍,苍青色素底罩衣,绑着麝皮护腕,腰上无一坠无,清简异常。

    身后宋雅生带着锥帽,剔透的琉璃珠子遮住半张面容,唇色淡淡,翘起唇角颔首与她问好。

    几个人略坐了会儿,窗外寒蝉底鸣,一轮明月出山,收拾好终于出门。

    山间流水潺潺,盛夏的萤火不见踪影,风过时声如浪涛。

    乔孜提着灯笼,跟着辛夷一路小跑过去,绾起的发丝上蝴蝶步摇晃得厉害,未几掉在草里,又叫人捡了起来。

    他们要去山里一处小河沟捉鱼摸虾。

    今日是秋节,几个人都不耐烦在家里待着,早早吃了宴找借口出来玩,由于六朝府城里的景致年年看遍,心下觉得无趣,于是又到了往日时常来的辛夷山。

    山中景色宜人,无车马喧闹,在小山坡上眺望远方,但见油云荒荒,长风寥寥。

    他们穿过林子,眼前豁然开朗。

    远处是一方断崖,河流溪水就此折断,夜里月色明朗,曲折的小河附近野菊花开放。

    “这里的鱼虾聪明极了,要仔细些。”

    万疏君撩起衣摆扎在腰上,背上的大竹筐卸下,未几面前水花炸开,被溅了一脸溪水。

    “你找死呢!”他恶狠狠抬头,却见辛夷气得又踩了几脚。

    “都是杜宜修推我!”

    水声哗啦啦响,被提及的少年笑了几声,一边撸起袖子一边带着狗下河。

    “那抱歉了。”

    完全没有诚意,眼见就要跟往常一样吵得面红耳赤,有人适时出声。

    “好啦好啦,辛夷是个姑娘,不能欺负她。”宋雅生赶忙和稀泥,他把外衫脱了搭在松树的树干上,跟着一起跳下来,勾着杜宜修的肩把他往边上带了带。

    “戴个帽子做什么?”

    “说来不巧,前几日他被一条泥鳅精给打了脸,眼角那一块留了点疤痕。”乔孜正好听见了,抱着裙摆顺口提了句,“现在眼角还是红的,若是不知情,乍一眼看去准会以为他是个爱哭的。”

    “原来如此。”

    乔孜哈哈笑道:“他本来还想戴面具出来,想想呼吸不畅,这才问我要了一顶扣在头上。”

    水里面的女孩穿着银粉色光面短袄,袖口高高叠起,用发带缠起来,洒金的双鲤戏荷纹膝襕裙一抱起就能看到里面的月白袴裤。

    清澈的水里沙石细软,水草飘柔,小鱼小虾一眼就能看见。

    乔孜说完不久指尖碰到一个滑溜物,愣了下低头,只见水草墨绿飘着,里面一团黑不溜秋的东西摆着尾一闪而过。

    她唬了一跳,踉跄着差点往后一倒。

    “姐姐当心。”

    万疏君提了灯笼从岸上过来,一手抓住她。

    “这、这这是蛇吗?”乔孜指着那儿。

    万疏君涉水过去望了望,暖光里他拨开水草,那边上有个洞,少年用灯柄戳了戳,泥土掉落水流浑浊起来。

    “应当不是。”他说着忽而眉头皱起,察觉到什么似的,几乎同时揽着乔孜闪身躲避,水洒在灯上四下光线一暗。

    水面炸开了。

    其余人躲闪不及时纷纷被淋成落汤鸡。

    “怎么回事!”

    万疏泉手里一条鱼趁机跳出,一尾巴拍在脸上,而他瞪大眼难以置信:“这这这是什么鬼东西?蛇?”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