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梨 - 第8页 最佳拍档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喏~

    顺着彭敬轩的眼神看去,秦笑天才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个小东西,软软的。小东西因为秦笑天醒来的动作睡的不太舒服,前爪挠挠脸,换了个姿势才继续睡。

    它什么时候?对于塔布的出现秦笑天也很惊讶,临走的时候塔布一直缠着他,他还特意花了很多的时间跟塔布讲道理,好不容易才得到对方的同意,趁着塔布爪的瞬间他一溜烟的逃开了。

    这只很有背景的猫,他不敢得罪,万一哪天不明不白的死了可没处诉苦。

    可能是开门的时候溜进来的,走的时候天太黑,他的颜色不太容易发现。塔布的动作逗笑了他,趁着秦笑天不注意的时候他赶忙恢复了面瘫本色说道:你睡觉的时候它从座位下面爬出来的。

    真是个不听话的家伙!话是这么说着,秦笑天还是爱怜的轻抚着躺在身上的小东西。

    嗯~明明是一个普通的动作,更是一个常见的笑容,在彭敬轩看来就是那么美好,心跳似乎加快了。

    彭少?彭少?秦笑天抬起手在彭敬轩的眼前晃晃,企图拉回对方不知道飘到哪里的思绪。

    gān什么,危险!彭敬轩怒斥。

    你也知道危险啊?秦笑天撇撇嘴,要不是危险他也不会这么做,彭敬轩的眼神明显已经放空了,现在的私家车并不普及,没有那么大的车流量,但是相对的道路状况就没有那么好了,刚才那么明显的一颠,身为司机的彭敬轩都没有感觉,他能不害怕吗?

    彭敬轩没回嘴,刚才确实有那么一会他好像忘了自己在gān什么。

    没错,彭敬轩早就发现自己的xing取向不正常了,现在这个年代,同|xing|恋这样的词在很多人的脑海中都是没有概念的,要不是发现自己的不正常之后,彭敬轩也不会去查这些东西。同xing相爱,这是一个不可触碰的领域。

    害怕这件事qíng被发现,彭敬轩总是想尽办法避开和大家相处。这也是造就了他不擅jiāo谈最直接根本的原因,他不想有人指着鼻子对他说:你这个变|态怎么不去死?

    阻止自己在想下去,彭敬轩调整好心神,一门心思放在了开车上。

    ☆、第006章

    Chapter6:上任

    中途换了一次人开车又换回来,两人已经开了将近6个小时的车。虽然秦笑天一直找着话题不让气氛僵硬,无奈彭敬轩实在不配合,一直面瘫着脸不说话,最多也就是冷着声音嗯一声让秦笑天知道他不在危险驾驶。

    秦笑天是可以继续厚脸皮一点不停地说,但因此给彭敬轩留下一个话唠的印象就不太好了,毕竟身居官场,话多的人给人感觉就是守不住秘密。

    他只是想调节一下气氛而已,秦笑天撇撇嘴,真是不识好人心!

    该死坐了6个多小时车,心中本就不慡的秦笑天忍不住咒骂出口。

    不好意思!彭敬轩冷着脸道歉。

    啊啊啊?不是,彭少秦笑天扶额,怎么这么不注意,也怪这缺德的人,好好的没事gān在车中间放图钉gān什么?本就不是什么好走的路,他们在这条路上已经耽搁很久了。

    你们两个!身穿jiāo警制服的两个青年走过来大叫。

    彭敬轩只以为是普通的jiāo警,便冲着两人挥手示意道:我们的车

    呦~这车挺阔气?有钱的主啊!其中一位jiāo警上前,摸着彭敬轩的车,突然在前车盖上用力一拍凶狠的道:我管你是不是有钱的主,你违规停车了,100块!

    100?秦笑天瞪大眼睛,7年后的100块算不了什么,但现在100块还是很值钱的。罚款100,还真是狮子大开口。但最主要的是

    兄弟,我们这不是违规停车,你看!秦笑天指着渐渐泄气的后胎解释着:也不知道哪个缺德鬼gān得,这车车胎出了问题,我们这也就算个紧急停车吧?

    少在这跟我称兄道弟的,这法你说的算我说的算?我说是违规停车就是违规停车,100块钱,拿出来,不jiāo钱就扣车,你们自己看着办!说着,又在彭敬轩的车上拍了一掌。

    要说秦笑天知道的,彭敬轩表现出来的喜好是什么,那就是车了,否则一向节俭的彭敬轩也不会花大钱选中这有些奢侈的车。

    为了自己的爱车,彭敬轩也想站出来说些什么,没想到被秦笑天拦住了。

    秦笑天掏出一百块钱,再对方正在接走的时候又收了回来,对着两个正要发飙的jiāo警问道:不开个罚单吗?

    钱拿出来我们就不计较了!jiāo警自以为宽宏大量地说道。

    这样好吗?秦笑天为难的问。

    这里我们说了算!

    好在递过钱的刹那,秦笑天手又缩了回去,再次问道:那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真的秦笑天眼瞅着两人身上的制服。

    还真是事多!不过看见秦笑天手上的100块钱,还是抽出了上衣口袋中的jiāo警证。

    秦笑天装作不经意地看了一眼,也在那一眼中记住了两人的姓名、编号。

    将100元递过去,得到钱的两人态度明显好转,甚至亲切的主动询问秦笑天要不要换个轮胎。

    在这两名jiāo警的搭线下,没花多少时间就有一名汽修人员带了备胎过来,又花了将近200块钱,秦笑天和彭敬轩才终于再次上路。

    发动车子,彭敬轩不满地问秦笑天:为什么不管?他们分明就是串通好的,现在路面做手脚,以jiāo警的身份威胁坑钱,在联系同伙借着修车的名义赚钱!补一个胎用200?还有,没有罚单这说的通吗?

    我当然知道,不过彭少,你知道现在到哪了吗?

    到哪?彭敬轩不明白秦笑天这句话的内涵,选择了回答这个问题。莞北市,再过半个小时就到市政大楼了。

    彭少,你也知道这是莞北了?

    什么意思?彭敬轩迷惑的问道。

    这里就是莞北,就是你要管理的地方。彭少,你想过没有为什么jiāo警的态度这么横?今天的qíng况看来,他们并不是挑人下手,也就是不管是谁,他们逮到了就坑,敢这样做,你不觉得有内qíng?彭少,这件事绝对不是那么简单,我们还是不要打糙惊蛇为好!

    彭敬轩没有说话,秦笑天说的没错,就凭刚刚那几人嚣张的态度,事qíng就没有那么简单,没有qiáng硬的后台,谁敢这么不分人的得罪!

    你说的很对,是我考虑的不周到。彭敬轩都开始怀疑秦笑天这么多年是不是在韬光养晦了。

    彭少是做大事的人,自然不在意这些小细节!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