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风 - 第1639章 问鼎 重生之大明摄政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奴才等领旨!”

    虽然是向具体的人传旨,但旨意中包含诸人,所有的王公贝勒都是立时跪下,口称奴才领旨,一定遵照实行。

    皇太极感觉满意,虽然迭遭大败,但未曾伤到八旗根本元气,明军只能在海边和偷袭,想和八旗正面决战,为时尚早,实力远远不够。

    将来只要多铸炮,大局仍然掌握在自己手中。

    只是那张守仁如此可恶,必杀之!

    他杀气浮现之时,忍不住又看向多铎。这个十五弟,性子浮滑,但机警聪明,很多人喜欢他,如果自己不教而诛,就算分了他的牛录和财产,人心也会不服。况且多尔衮在外,这是根本不可行之事。

    究竟该怎么做,才能让豪格顺利上位?

    此次大败,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等过一阵子,一定会流言四起,到时候,他自己的威望也大损了,想扶豪格上位,更难。

    皇太极只觉脑子嗡嗡直响,一股腥甜之气,突然涌了上来。

    “朕……”

    一字未曾说出,他的口中和鼻中都涌出大量的鲜血出来。

    在场的人都惊叫起来,但听在皇太极耳中,却是迷迷糊糊,根本就什么也听不清。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越来越轻……

    “朕要静,朕会好的,朕要带领大兵,亲到山东,看看那个张守仁究竟是何模样……”

    他的呢喃之语,根本没有一点声息发出来,而在场的王公们,也是根本没有一个人听到。

    半刻之后,宫中太医赶到,试过皇太极脉象和鼻息之后,立刻就碰头道:“各位王爷,皇上已经驾崩了。”

    一时间,豪格被雷劈了一般,呆呆的坐在椅中,枯立不语。

    见他如此,代善等亲王都面露鄙夷之色。

    多铎招手叫来一个亲信,耳语吩咐几句,那个亲信立刻转身离开。

    皇太极死后,他的兄长和弟弟们,侄儿们,已经开始谋夺他的帝位,想着兼并他的旗下将士和包衣,而他最宠爱的长子豪格,毫无决断,整个大政的变局,正在向着历史既定的方向,滚滚而去!

    ……

    旅顺大捷,赫图阿拉被焚,皇太极死,一个接一个的劲爆消息也迅速在大明的土地上流传开来。

    等到十一月初的时候,一切都证实下来了。

    旅顺大捷后,浮山军继续撤退被俘包衣,同时清点伤亡,将清军首级全部斩下带走。

    而与此同时,宽甸一带与两白旗对峙的军队也开始后撤。

    当时多尔衮已经知道皇太极突然离世,他带着自己的心旗部下连夜赶往沈阳,军前根本无人主持,两白旗等于是礼送着烧了自己国家龙兴之地的军队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宽甸一路军斩首两千多,加上旅顺斩首,一共超过万级。

    对农民军的斩首,都没有达到这个数字,更何况是对清军!

    这可是斩杀二百东虏都可号称大胜,主将被恭维为无上勇将,甚至可以说是用兵华丽来形容的时代。

    一次斩首一万余级,虽然有几千汉军旗首级,但真虏首级也过半了,这个成绩,足可傲视上下三十年来所有的大明总兵官!

    听闻这样的消息时,不管是登州还是胶州,或是济南,北京,南京,自动放鞭炮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南方还好,在北方,不论是河南还是河南,山东,蓟辽一带,给张守仁立生祠的地方,一下子就多起来了。

    东虏祸害大明,杀戮过惨,在北方,几乎家家焚香,户户放鞭炮,对张守仁和浮山军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张守仁在军队撤回之后才正式上奏,用的当然是正式的题本奏报。同时,巡抚倪宠等也一并上奏。

    在奏本送上时,一万多颗首级被分门别类,放在牛车之上,送往京师报捷。

    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百姓围观,堪为这些年来难得的盛景。

    这些欢呼的百姓却也不知道,如果没有浮山军此行,此时东虏已经又破口入关了,不知道又要有多少良善百姓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场场人间惨剧,就在张守仁的干涉之下,不复再发生了。

    首级送入京师后,崇祯欣喜之余,下令文武百官出迎。同时,以首级搭成京观,祭奠对清国战死的将领和士兵。

    另将孔有德等重要首级,送往太庙,祭祀神宗皇帝的英灵。

    种种举措之后,崇祯深悔前一阵的议和之事,风声已经传出,这是他故意叫陈新甲泄露出去,在这场大捷面前,他的举措简直是抽向自己的耳光。

    消息传出后,京师不论是官场还是民间当然也是哗然,崇祯为了挽救自己的形象和威望,断然下令,将陈新甲逮捕。

    数日之后,不经法司审理,皇帝手诏将这个兵部尚书斩首示众。

    这一件事,淹没在万颗首级铸成的京师所带来的乐趣之中,只成为京师官场的谈资,而吴昌时,吴伟业等人,更是体悟到了张守仁的厉害,也深刻明白,伺候这位圣君,忤逆他都没有什么,平时被宠也是虚的,手握实力,建立大功,这才是真实有用的东西。

    “赐封荣成伯晋爵为荣成侯,食封三千户……”

    “赐候爵仪仗……”

    “荫荣成侯长子为锦衣卫指挥使……”

    这一次对张守仁的封赏没打折扣,除了不能封公爵外,大明对武将所能封授的一切都到了顶了。

    得授侯爵,成为世袭的勋贵,比起伯爵的境界又是大有不同。从受旨之日开始,张守仁才成为真正的超品所在,拥有尊贵的冠服,仪卫,门庭,世袭罔替,与国同休。文官中有人能凌驾于伯爵之上,甚至是伯爵大将军之上,但侯爵之尊,哪怕是阁老亦要先行行礼拜见,除了皇帝宗室之外,公侯才是这个国家的勋贵基石。

    得到此封,虽然其余诸将没有封爵,但整个浮山上下,都是喜气盈腮,每个人都笑的合不拢嘴。

    “与侯爵之位相比……”已经进入深冬,济南也下了雪了,窗外一片银白,银装素裹,份外妖娆。张守仁手中持爵,抚了抚下巴上的胡子,对着在场所有的大将,亲信,心腹们道:“但改变了万千人的命运,阻止了东虏入寇的大军,拯救了多少父亲,母亲,丈夫,妻子,儿子,女儿,孙子,孙女……这才是我高兴的地方。”

    听到这样的话,在场的人,都是满满的感动神情。

    向来不肯饮酒的,也是高高举杯,一饮而尽。

    看着众人,张守仁微微一笑,勉励道:“这一次的改变只是一个开始,还有更多的奇迹,等着咱们哪。”

    众人轰然答应,一时间,气氛自是大好。

    张守仁也是十分兴奋,这一次的战事,从头到尾,他一手策划,是他到明朝后做的最大的一件大事。以前守济南是被迫,打流贼杀农民,不算好汉,他并不情愿。此番打的东虏这么惨,皇太极这个英豪算是间接死在自己手中,这种畅快,岂是以前的成就可比?

    就在他陶然之时,有个贴身家仆上前来,轻声说了一句。张守仁虽觉奇怪,还是跟着踱步出来。

    他是在内客厅宴客,都是极亲近的心腹,寻常人到不得此处。

    月洞门处,有一个白衣飘飘的青年,正站着等候自己。

    张守仁走上前去,奇道:“你这是弄什么鬼,以前宴客,你来撞席也不是头一回了,这一番为何如此?”

    来人却是朱恩赏,他和张守仁是相处很好的朋友,此次的神情却是无比郑重。看向张守仁,朱恩赏根本没有客套,劈头便道:“此番国华你立不世之功,成为侯爵,此番辽东战事后我才知道你拥有多可怕的实力。现在的浮山军怕有四十万人,过千门炮,坐拥这般实力,我只问你,何时问鼎?”

    若是别人说这样话,性命必然丢了。就算是朱恩赏,府中也有不少暗桩往这里过来了。

    张守仁竖起手掌,止住众人,眼神中波光闪烁,盯视着朱恩赏。

    对方却是丝毫不退让,又道:“拥兵不动,不打流贼,其中道理,我大明的弊端之深,积重难返之势,平时你都说过。但我一直以为你是无能为力,现在看来,你随时能改朝换代……不必说推辞的话,别人不知,我却心知肚明。国华,你我相交一场,给我句实话,你心里做的是什么打算?虽则我这个闲散宗室对大明也十分失望,对宗室也十分失望,但我毕竟是高皇帝的子孙,你欲篡之时,便是我殉国之时了。”

    这些话,朱恩赏在心中不知道想了多少次,说出来时十分的果断,坚决。

    “朱兄,你以为我是何等样人?”

    张守仁默然片刻,突然反问。

    “你?”朱恩赏苦笑一声,道:“如果我不是宗室,不是高皇帝的子孙,我会希望看到你称帝的……”

    “呵呵,高抬我了。”

    张守仁笑的十分温和,缓缓说道:“我只是个普通人,但我身上亦有普通人担不起的责任。我要挽救华夏文明于最危险的时刻,拯救这个文明于万一。所以我担子沉重,有时候根本不能顾及个人的享乐,其实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