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梦若有痕 - 第834章这个容器死定了(3) 狂尊盛宠:废柴小姐请入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她也不想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力量一点一点的流失啊,可是她能怎么办?

    她也尝试着想要阻止力量的消失,阻止她身体里的力量流入钟离昧的身体里去,可……她尝试了!她一直都在尝试!

    她做不到!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些话,难道你忘了?”帝释天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轩辕夜焰,那冷冰冰的模样仿佛只要她敢再说一句丧气话,就一巴掌拍死她一样。

    “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轩辕夜焰闭了闭眼,倏的勾起了唇角:“说的对,生命不息,折腾不止。我还没死呢,怎么能放弃?”

    人家哪吒浑身上下都是用莲藕拼接而成的,他都没有说什么呢,她就算再怎么是制造品,但至少也是血肉之躯,她有什么好矫情的?

    “你有办法?”

    将一腔的负面情绪赶出脑海之后,轩辕夜焰的智商就瞬间占领高地了。

    帝释天一直都在劝她振作,可见这件事并不是无解的。

    “这才是你!”

    看着她重新散发起光芒的小脸,帝释天舒出了一口长气:“的确是有一个办法,只不过,很难。”

    轩辕夜焰眸光一肃:“不管再怎么难,我都要尝试!”

    想当初,她连罡风的割肉之苦都忍下来了,还有什么事情,是比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一寸寸被撕裂,又愈合,又再次被撕裂更加让人难以接受的吗?

    就算刨除割肉之苦,她现在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力量的流失,却无能为力,这样的感觉她也忍下来了。

    还有什么是不能忍的?

    “很好!”

    见她小脸之上满是坚定的光,帝释天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便告诉你。”

    彼时,灵之墨渊的风之刃底部。

    墨渊之内,钟离昧和冷君夜并排走在罡风的环绕中,一道道空间裂缝朝着他们飞驰而来,可当那些裂缝到达了他们的身侧之后,却又会不自觉的避让开去。

    令仙界的人闻之色变的罡风,于两人而言就好像是调皮的小微风,罡风作用在两人的身上,仅仅是能够吹拂起他们的衣衫而已。

    很快,两人就站在了那一道硕大的空间隧道前。

    钟离昧扭头看向了冷君夜,笑道:“离,很快你的真身就能觉醒了,你开不开心?”

    冷君夜正蹙着眉,不知道在沉思什么,闻言,他茫然地看了钟离昧一眼:“你刚刚说什么?”

    “离,你还在想着那个代替品!”

    钟离昧笑吟吟的俏脸顿时就沉了下来,她双眸之中满是怒气:“别忘了,那个代替品只是一个容器而已!待到她体内的力量全部消失之后,她就会消失。”

    “我才是钟离昧,才是你最爱的女人!”

    闻言,冷君夜蹙了蹙眉:“不说这个了,我们走吧。”

    “不能走!”

    见他对这件事避而不谈,钟离昧俏脸之上怒气更甚:“你说清楚,你是不是真的爱上那个代替品了?我这些年为你所吃的苦,受的罪,难道还比不上她的几句情话?”

    “那小东西……若是会说情话,就好了!”

    冷君夜幽幽一叹,转身朝着空间隧道走去:“不要胡闹了,走吧。”

    “你给我站住!”

    “胡闹”两个字顿时就触碰到了钟离昧的痛点,她瞬间炸毛了:“你总说我胡闹,难道在你的眼睛里,我就是那种无理取闹的女人吗?”

    冷君夜原本就冰冷的俊脸此时也沉了下来:“你自己照照镜子,看看现在的你,是不是在胡闹!”

    照照镜子……

    不好的记忆瞬间涌入脑海,钟离昧一把抓住了冷君夜的手腕,待到将冷君夜的身体拉回到身前后,她踮起了脚尖,红唇凑了上去:“我告诉你,我就是无理取闹,就是霸道自私!”

    “不管我做了什么样的事情,都是因为我爱你!你是我的,谁都别想抢走!”

    她原本不想杀掉那个代替品,可既然离如此在乎那个代替品,她不介意累一点,亲自动手。

    “你闹够了没有!”:

    冷君夜一把推开了钟离昧:“你的脾气一点儿都没变,十几万年了,这傲慢自私的性子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讨厌!”

    “混蛋!”

    钟离昧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眼看着冷君夜就要冲进空间隧道里面去,她眸子里陡然浮现出了红色的火焰:“你给我站住!”

    唰!

    一道金黄色的光芒贯穿了墨渊底部的黑暗,直直朝着冷君夜的后背攻去,冷君夜脚步一顿,瞬间转身,他手腕一动,那金黄色的光芒就消失不见了。

    出尘绝颜的脸上满是怒气,他眸子阴沉的可怕:“不可理喻!”

    “我不可理喻?”钟离昧笑了,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有点儿刺眼:“离,我太了解你了,你从来都不是心急之人,如今居然这么着急回去传承真身的力量,怕是为的不是你自己吧?”

    冷君夜面色一变,没说话。

    看出他的面色变化来,钟离昧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可……冷君夜了解她,他知道,她脸上的笑容越灿烂,就说明她心间的怒气越大。

    “你想传承了真身的力量,连同规则之力一起传承,然后断开那个复制品与我之间的联系是不是?”

    钟离昧红唇勾起,嘲讽的笑容越发扩大:“你爱上那个复制品了!你忘记了我们的一切,却爱上了一个复制品!我真替你感到悲哀!”

    在冷君夜冰冷的目光注视下,她手腕一翻,一个缩小版的瓷娃娃突然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那瓷娃娃的眉眼轮廓,甚至是衣着打扮都和她一模一样。

    可冷君夜知道,那瓷娃娃所代表的人不是钟离昧,而是轩辕夜焰。

    那也就是钟离昧和彦子笑口中所说的——容器。

    那瓷娃娃正是轩辕夜焰的真身,一旦瓷娃娃碎裂,也就代表着轩辕夜焰死定了。

    一点儿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你想做什么?”

    冷君夜冰冷的表情终于变了,他想要屈身向前,钟离昧却微微后退了一步,在冷君夜急切的目光中,钟离昧冷笑一声:“你不用着急,因为这个容器,死定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