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梦若有痕 - 第4章本少主的人,谁敢动? 狂尊盛宠:废柴小姐请入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议事厅。

    主位上,一袭青山,为人稳重的轩辕青云,正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身侧,一袭银白色长衫,留着两小撮儿八字胡的轩辕风起,煞有介事地叹了口气:“大哥,此次我轩辕家丢了这么大的脸,甚至触怒了皇室!这一次,你一定要秉公处理,否则我轩辕家,将无法在离火城中立足!”

    说完,他面色一变,嚯地将头扭向大厅正中的方向,眼冒厉芒:“丹青,快说!你家公子去了哪里?他是不是畏罪潜逃了?”

    丹青本就没多少血色的脸,此时更是苍白一片,他的伤口只是上了金创药,却还没开始恢复,刚刚被两个家丁粗暴地拉到议事厅来,伤口重新裂开,他青色的衣衫上也染上了斑驳的血痕。

    “没有……少主没有犯错,为何要潜逃?”

    虽然丹青身无二两肉,没有修炼天赋,平日也柔柔弱弱的,像随时都能被人吃掉的小白兔,可在面对有关轩辕夜焰的问题上的时候,他就会变的无比强硬。

    “混账!这是你一个小小的奴才跟我说话的态度?”

    轩辕风起斜睨了轩辕青云一眼,见轩辕青云没有表态,眼中得瑟一闪而过,他对着门外吩咐道:“来人,把这个以下犯上的东西拖出去,杖毙!”

    整个轩辕家,除了已经退居幕后的那些长老,还没人敢违背他的意志,公开支持轩辕夜焰呢!只有这个丹青,不识好歹!

    他今天就要告诉所有人,轩辕夜焰不但是废柴,更是煞星!谁跟她在一起,都要倒大霉!

    杖毙!

    丹青面色巨变,身体也因为害怕而微微颤抖了起来,然而面对轩辕风起,他不想求饶,只能充满希冀地看向主位上的轩辕青云:“家主!小人不敢以下犯上,也没有以下犯上!”

    轩辕青云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任由两个家丁冲了进来,架起丹青往外走去。

    丹青的心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唇畔也勾起了苦涩的笑容。

    他怎么就忘了,家主从小就对少主不喜,如果家主肯给少主一定关爱,少主又怎么会落到被万人唾弃的地步?

    在轩辕青云淡然,轩辕风起得意,和轩辕婉儿不屑的目光中,丹青被拖出了议事厅。

    一人送来了长棍,那两个架着丹青的家丁将丹青随意扔在了地上,接过长棍,两人高高地举起,眼看就要狠狠挥下!

    那两根长棍不但长,也粗的吓人,一旦落下,以丹青的柔弱身板,一定承受不住!

    丹青已经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喝!”

    两个行刑的家丁同时冷喝一声,就要挥下长棍,却在此时,一道愤怒的冷斥声想起:“本少主的人,谁敢动!”

    所有人均是一愣,轩辕青云下意识皱起了眉,轩辕风起则是愉悦地眯了眯眼,轩辕婉儿也得意地一勾唇,来的正好!

    丹青猛然睁开眼睛,既感动又着急:“少主,快走!不要管我!”

    两个行刑家丁眸子里同时划过不屑的神色,对于这道冷喝声视而不见,继续着落下长棍的动作。

    “哼,找死!”

    眼看两条长棍就要一前一后地打到丹青的身上,一道黑色的纤瘦人影快速地冲了过来,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那人左右开弓,一边一脚,将两个行刑的家丁踹翻在地。

    “嗷!”

    “嗷!”

    两个家丁倒地后发出了凄惨的哀嚎声,屋内的几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弄蒙了,一时半会儿回不过神来。

    “丹青,起来!”

    轩辕夜焰没理会屋内众人的表情,她低头看着地上的丹青,他青色的衣衫已经被血水染红,脸也惨白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因为之前要被杖毙,他眼睛里的绝望还还来不及褪去。

    即便是自己生命即将受到威胁,他所担心的也不是自己的小命,而是不希望轩辕夜焰靠近!不想让她涉险!

    如此衷心为她,一心一意为她着想的人,她怎么可能弃之于不顾?

    轩辕夜焰蓦地抬起头来,漆黑的眸子里燃烧起了熊熊怒火。

    “孽障,还不快进来!”

    先前没说过几句话的轩辕青云,在轩辕夜焰来到院子里以后,话突然多了起来。

    轩辕夜焰将丹青扶起,扶着他到门边坐下,柔声道:“等我!”

    丹青柔柔的眸光了满是担忧之色:“少主……”

    知道他担心的是什么,轩辕夜焰淡淡道:“不会有事的!”

    昂首挺胸地进了房间,她漆黑的眸子冷冷扫过屋内三人,不卑不亢地淡淡道:“家主,二老爷,三妹,不知你们如此急切地传我前来,有什么事?”

    她娇小的身板上依旧看不到半点灵力波动,气质却与先前怯懦自卑的模样大相径庭,屋内三人同时一愣,轩辕青云更是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往常,轩辕夜焰都是管他叫“爹”的!可今日,她叫的是“家主”!

    两个称呼,虽然称呼的都是他,可孰亲孰疏,一目了然。

    他眸子闪了闪,压下了心中的淡淡不适,沉声道:“孽障,你可知错?!”

    轩辕夜焰抱着双臂,一挑眉:“敢问家主,我何错之有?”

    轩辕青云三人又愣住了,虽然他们三个人脑子里所设想的剧本不尽相同,但有一点是一样的,对于丢了整个轩辕家的脸这件事,轩辕夜焰根本没有没有反驳的余地!

    可她刚才说了什么?何错之有?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不等轩辕青云说话,轩辕婉儿就沉不住气了:“大哥,你当着三大家族和皇族的面败给了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儿,丢了我们整个轩辕家的脸,居然还敢大言不惭地问何错之有?”

    轩辕夜焰冷冷扫了她一眼,没搭理这个女人。

    她的目光扫过轩辕风起,只见轩辕风起的脸上随着轩辕婉儿的话而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又看向轩辕青云,这个跟她的身体有着割不开的血脉亲情的男人,却是沉着脸,一副不悦的模样。

    轩辕夜焰不但反问:“家主,对于我比试输了这件事,你也认为是我的错?”

    轩辕青云的脸色更加冷沉了:“不是你的错,难道还是本家主的错?”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