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若微澜 - 第212章 212满月 此去经年,碧海桑田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风和日暄,树影参差,赵亦菲蹲下身,用纸巾轻柔地擦拭着黄果韵大汗淋漓的白净小脸,迟疑几许,赵亦菲软笑,“果果,你为什么会认为帅叔叔是爸爸啊?还有,你昨天说的那些,难道除了妈妈带你去见帅叔叔那几次,帅叔叔还常常自己去学校看果果吗?”

    “嗯。”黄果韵笑容萌甜,似是想起了开心的回忆,“帅叔叔...不,是爸爸,爸爸经常午间休息的时候,来看果果,有时会带上好吃的,有时直接带我去学校超市,他还教我做功课呢,爸爸可聪明了,问他什么他都会。”停顿少许,黄果韵水灵灵的眼珠子转了转,“有一次,芯芯说我和他的侧脸长得很像,那时,我才开始怀疑的,接着,几天后,午间,他又来看我,我便问他,你是我爸爸吗?”

    听到这里,何止赵亦菲感兴趣,孟紫怡同样好奇死了,须知,黄果韵现下说的这些,胡靖扬可从未向她透露过,可能是怕她吃醋吧,哼,这个死男人未免也太小瞧她了吧,爸爸关爱女儿,天经地义,哪怕她知道,又岂会有什么想法呢。

    孟紫怡伸手,摸了摸黄果韵毛茸茸的小脑袋,温笑,“那爸爸当时是怎么回答果果的呢?”

    黄果韵双手抱臂,小眉毛倒竖,气哼哼,道,“爸爸他没回答,还一块蛋糕塞进我嘴里,差点噎死我。”

    闻言,孟紫怡和赵亦菲不约而同哈哈大笑,同时,黄果韵洋洋自得的傲娇声音继续传来,“哼,尽管他什么都不说,可果果就是觉得他在默认。”

    转而,话音未落,黄果韵随即垂下抱臂的手,小脸一耷,话音闷闷,“可是,果果还有黄家爸爸,所以,果果不能戳穿。”

    见状,孟紫怡和赵亦菲均止了笑,赵亦菲水眸朦胧,欣慰浅笑,素手轻抚着黄果韵脸颊,“果果真懂事,没错,帅叔叔就是果果的亲生爸爸,但是,黄家爸爸养大了果果,所以,那也是爸爸,我们果果有两个爸爸,双倍的爱。只是,果果现在还太小了,妈妈答应你,待你十八岁生日时,妈妈会把妈妈和你两个爸爸的故事原原本本告诉你,果果再等等,好吗?”

    黄果韵乖巧点头,这时,孟紫怡也蹲下身来,笑眼柔婉,“果果,爸爸虽然不能跟你朝夕相处,但是,爸爸非常非常疼果果的,在爸爸心目中,果果和瓜瓜是一样的,不分轩轾,你看这两棵小树就知道了。”说到这,孟紫怡素手一扬,摊向对面两棵迎风而立的小树,收回手后,又道,“还有,果果何止有两个爸爸啊,果果还多了一个妈妈。”

    随而,孟紫怡偏头,望向身侧的赵亦菲,语笑嫣然,“亦菲,你不会有意见吧?”

    “这不是顺理成章的事吗?你若不承认果果是你女儿,我才有意见呢。”赵亦菲挑了挑唇,眉眼噙笑。

    “刚进门口就听见你们在欢声笑语了,原来果果也在啊。”一道稍微熟悉的女声从身后响起,孟紫怡三人循声望去,目光所及,郭希莱正带着一位风姿绰约的女子缓缓走来,女子长发披肩,五官靓丽,一身藕荷色连衣裙,淡雅娉婷,衬得她端庄高贵,眼见孟紫怡几人回望过来,女子冲着他们温丽颔首,笑容亲和。

    半会,郭希莱和女子抵达三人跟前,孟紫怡倩笑,礼貌开腔,“郭小姐来了,这位是?”

    其实,女子与郭希莱相携而来,兼且,貌美如花,其身份可谓呼之欲出,果不其然,郭希莱接下来的介绍,坐实了孟紫怡的猜测。

    “表妹,这是靖扬的太太,孟紫怡。”

    “这是我表妹,宋仪婠。”

    孟紫怡微微一笑,主动伸出手,“你好,宋师姐。”

    “孟师妹,你好,早闻胡太太也是出自b大,并且,号称b大近二十年来最美之校花,今日得见,果然是天人之姿,名不虚传。”宋仪婠伸手,与孟紫怡相握,笑语。

    孟紫怡莞尔,“不敢当,那都是谣传罢了,且不说,众位国色天香的师姐了,单单是我们那一届就已经有人和我并蒂双姝了。”

    寒暄过后,孟紫怡水眸清婉,言归正传,“宋师姐是来探望靖扬的吗?”

    眼见孟紫怡态度友善,快人快语,宋仪婠暗自松了一口气,随后,略微尴尬,解释,眉心夹了半宛清愁,“早前听说靖扬车祸昏迷了,恰好我昨天回国探亲,便向表姐打听了下靖扬的状况,得知他迄今未醒…我纯粹想来看看靖扬,没有其他意思的,希望你不要误会。”

    “你有心了,我想靖扬知道你来看他,定会很高兴的。”孟紫怡盈盈一笑,如花解语。

    孟紫怡领着几人进入房间,凑近床边,弯身,拉起胡靖扬的手,轻语,“靖扬,宋师姐来看你了,我想你们应该也有许多年没见了吧。”

    随而,孟紫怡松开胡靖扬的手,退至一旁,宋仪婠泪眼婆娑,侧坐在床沿,热望着床上睡容温毅的胡靖扬,凄然一笑,沧桑无尽,“十一年了,没想到,再度相见会是如今这般光景,靖扬,我知道你一贯坚锐,所向披靡,纵然这一关再难闯,相信你也一定能闯得过,还记得当年分手时,你和我说的话吗?你说,我的未来可以没有你,却不能没有我的父母,一定不可以让自己的至亲失望。结果,我做到了,靖扬,你也要做到,你的老婆孩子都在等你呢,你也一定不能让他们失望。”

    傍晚,孟紫怡和王阿姨在厨房准备晚餐,怎知,后来,赵亦菲、宋仪婠和郭希莱都纷纷进来了,说是要帮忙,末了,就连黄果韵也蹬蹬蹬跑了进来,坐在吧台椅上摘菜心,尽管摘得乱七八糟的。如此,厨房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其乐融融,后来,孟紫怡打发了王阿姨去帮容婶照看瓜瓜,于是,诸位便更加畅所欲言了,不知缘何,聊着聊着,就变成了集体吐槽胡靖扬,何止滔滔不绝,还津津乐道。

    “唉,我是第一代,亦菲是第二代,紫怡是第三代,综合我们几人的意见,原来十几年了,那个男人一点都没变,一如既往的强势。”宋仪婠切着姜丝,嘟哝。

    赵亦菲不以为然,她一边清洗着茄子,一边反驳,“错,婠婠你和他在一起时,他还没有后来那么业峻鸿绩,彼时,他的霸道,想必不及我跟他在一起时。犹记得,有一次我穿了一条黑色裙子去见他,他愣是说不喜欢那个颜色,非要带我去商场换了,碰巧我那天心情不好,当场就和他杠上了,死活不肯,接着,我们大吵了一架,结果,还是我屈服了。”

    话末,赵亦菲扁了扁嘴,继而,赧然一笑,“其实,我知道他不是不喜欢那条裙子的颜色,而是不喜欢那条裙子的款式,就是挺那个的那种,唉,你们懂的。”

    正在清洗鱼肚的孟紫怡噗嗤一笑,“关于这方面的烦恼,我似乎没有耶,他向来不会干涉我穿啥,可能是他年纪大了,思想成熟了吧。”

    闻言,赵亦菲和宋仪婠一起扭头,不谋而合,异口同声,“怎么这么不公平啊?明明你对着的那个,才是最为挥斥八极的他。”

    转而,赵亦菲恍悟,接着,翻了个没好气的大白眼,“哎呀,你当然没这方面的烦恼啊,你一贯的衣着风格都是以大方得体为主的,本身你自己就很注意这方面的分寸,他自然不会有意见。”

    话落,孟紫怡想想,貌似也是喔,尽管到了夏天,她也会穿一些清凉款式的衣裙,可她从不会选太那个的。

    孟紫怡嘟了嘟嘴,嘀咕,“纵使我的衣着没什么好值得他管的,可别的地方他管得还少吗?譬如,我一到夏天,就想喝冰的,但他总不让我喝,说什么女孩子喝冰的对身体不好。”

    “你们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都不知道多想被他管呢。”郭希莱炒着花蛤,咕哝,“奈何,他心如铁石,经年来,对我视而不见。”

    一旁气得鼓腮的黄果韵忍无可忍,攥起一把菜心,怼向几位大人,娇斥,“你们都不许说我爸爸坏话,我爸爸最是好相与了,但凡果果想要的,他没有不答应的,才不是你们说的那样呢。”

    几个大人旋即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哭笑不得,须臾,赵亦菲双手叉腰,冲着黄果韵,咬牙,“那是因为他是你爸爸,自然有求必应。”

    孟紫怡掩唇而笑,“哈哈,果然女儿还是和爸爸亲。”

    ~~~

    孟紫怡替瓜瓜取了大名,叫胡昊醒,寓意昊天罔极,槁苏暍醒,希望瓜瓜铭记父母的恩德,祈求胡靖扬重获生机。

    一个月后,孟紫怡为胡昊醒小朋友在白湖酒店举办了隆重而盛大的满月宴,挥金如土,极尽奢华,她要让外面的人知道,纵然胡靖扬昏迷,可谁也别想欺负他们孤儿寡母,况且,胡靖扬尚未死呢,他们算哪门子的孤儿寡母。

    凯东集团经此一役,虽然大不如前了,但是倒也未至于外强中干,在商界仍然占据不可忽视的地位,而且,先前孟紫怡作为新任董事长兼总裁短短三天,便已清除家贼,击退强敌,稳定大局,随后这几个月,凯东集团在她的管理下,愣是没再出一点乱子,手段可见一斑,假以时日,定然不逊色于胡靖扬,今后,凯东集团在她的带领下,莫说风光重现,饶是更上一层楼,也未必不能。所以,今晚,但凡接到请帖的,无不亲自到场道贺,现下,金碧辉煌的宴会大厅,高朋满座,推杯换盏。

    与此同时,宽敞华丽的酒店套房里,孟骁笑咧咧把一只精致绝伦的长命锁轻搁在瓜瓜胸口,婴儿床上的瓜瓜眼珠子骨碌碌盯着孟骁,伸着白胖胖的小手,咿咿呀呀。

    孟紫怡悦笑,逗着瓜瓜胖嘟嘟的小脸,稍许,她偏头,瞅向孟骁,“哥,看来他想让你抱他呢。”

    “呦,我们瓜瓜这么小,就知道和舅舅亲啦,来,瓜瓜,舅舅抱,”话语当下,孟骁俯身,抱起哼哼叽叽的瓜瓜,孟紫怡在身侧指导着他怎么抱。

    孟骁与怀里的瓜瓜玩耍几许,掀眸,视线落向对面眉目清妍的孟紫怡,低叹,“小怡,你日后有什么打算?”

    孟紫怡眼睑上掀,纤长卷翘的眼睫毛翻飞,投下一双美丽可人的剪影,她浅浅一笑,“自然是养大瓜瓜,替靖扬守住公司,等待靖扬醒来。哥,你别担心,靖扬他一定会醒的,他承诺过会照顾我和瓜瓜一生一世的。”

    “小怡,不是哥故意泼你冷水,靖扬他现在躺在床上,随时一躺就是十年八载的,抑或者更久,甚至一生,也不是我们绝情寡义,只是,你还青春貌美,当真要为他苦守寒窑一辈子吗?”孟骁蹙眉,一番话语说得既怜惜又现实。

    孟紫怡风轻云淡一笑,“他若是十年不醒,那么我等他十年,他若是二十年不醒,那么我等他二十年,他若是一辈子不醒,那么我等他一辈子。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哥,这个人我找到了,他就是靖扬,哪怕靖扬一辈子不醒,我也愿意就这样守着他一辈子。”说到这,孟紫怡笑眼含泪,“哥,这种话你往后不要再说了,我不会改嫁,更不会带着靖扬的财产和儿子改嫁,况且,如果我真丢下靖扬走了,他醒来后,发现我不见了,他得有多心寒啊?我不能如此伤害我最爱的人,更不能让瓜瓜瞧不起我这个母亲。”

    孟骁目光沉沉,凝视着孟紫怡,孟紫怡坦然回视,半晌,孟骁败下阵来,唉声叹气,“胡靖扬上辈子究竟做了什么好事啊?这辈子居然这么有福遇到了你这傻丫头,得嘞,哥不逼你,只是,小怡你要有心理准备,这条路不易走,首先,女人混商场本就难,更何况,你还要同时兼顾家庭,势必难上加难。”

    “既来之,则安之,哥,你且宽心,无论多难,为了靖扬和瓜瓜,我都会迎难而上的,再者,我的能力,你还不了解啊,我可是祖母一手一脚教导出来的。”孟紫怡平静开腔,处之泰然。

    话音未落,孟紫丽“嘭”的一声打开房门,趾高气扬,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个保安,保安一左一右攥着一疯女人的胳膊,那个疯女人正是苏母,她披头散发,双眼猩红,嘴里嚷嚷着放开我。

    “哥,小妹,我刚刚瞅见这个女人鬼鬼祟祟躲在套房外面,还一直喃喃自语地在骂小妹,一看就不怀好意,我便立马叫保安把她逮了进来。”孟紫丽仰头,神情倨傲,洋洋得意。

    孟骁瞥了眼正蛮横撒泼的苏母,把瓜瓜交还给孟紫怡后,冲着孟紫丽,呵斥,“这女人你还逮她进来做什么?直接撵出去,省得碍了小妹的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