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若微澜 - 第211章 211瓜瓜果果 此去经年,碧海桑田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金柏公寓书房和凯东集团停车场这两段视频当真让孟紫怡感慨良多,不得不说有些事果真是冥冥中早有注定的。首先说这金柏公寓书房的摄像头,当初孟天祥也只是以防万一装上的,然而,这么多年来,书房压根没发生过被盗的事,所以,孟天祥离世后,孟紫怡曾经想过把摄像头拆掉,后来,觉得这是爸爸装的,复又舍不得拆了,故而,保留至今,可能当真是爸爸在天之灵在保佑她吧,尽管爸爸当年装这摄像头其时,何曾料到有朝一日此举居然可以替女儿趋吉避凶。

    至于尤叔手机意外拍到了凯东集团停车场的画面,那更是天缘凑巧了,当初孟紫怡因为孟天祥和楚言车祸的事不敢开车,所以经常搭出租车,偶遇尤叔好几次,一来二往就熟了,孟紫怡觉得尤叔为人踏实可靠,便时常叫他的车。后来,一次无意间闲聊,孟紫怡得知尤叔的太太得了肾病,一家人生活拮据,捉襟见肘,于是,便慷慨解囊,借了一笔钱给他们应急,还找王丽娜介绍了几位业内的专家给他们,尤叔实诚,不似苏家人只借不还,尤叔非但对孟紫怡感恩戴德,还每个月逐少逐少还钱给孟紫怡。孟紫怡和胡靖扬复婚后,胡靖扬便重金聘请了尤叔给孟紫怡专职当司机,尤叔自然乐意。原来福有攸归果真不假,回想当初,孟紫怡因为举手之劳,帮了尤叔,岂料,而今,尤叔居然机缘巧合地拍到了胡靖扬轿车被人动手脚的全过程,助孟紫怡夫妻讨回了公道。

    近日,苏家人昼夜守在白湖别墅区门口处,吵着嚷着要见孟紫怡,哪怕用膝盖去想,也知道他们为何而来,因此,孟紫怡一次都没理会。今天,苦等多日的苏母算是拼命了,孟紫怡所乘的轿车方一驶出小区,苏母当即奋不顾身冲了出去,她闭合双眼,张开双臂,拦截孟紫怡轿车,幸好,尤叔眼疾手快,刹停了车。

    随后,尤叔扭头,不知所措地问孟紫怡,“太太,这……”

    孟紫怡黛眉轻拧,偏头,看向车窗外,与此同时,苏父和苏珩急急巴巴上前,手忙脚乱拍打车窗,苏母眼见轿车刹停了,惊魂未定,软手软脚,跑到车窗旁哭喊,孟紫怡如今有大有小,自然不可能冒险下车。

    思忖几许,孟紫怡降下车窗,眉目清淡,开腔,“你们往后不要再守在这里了,你们要说的事,恕我爱莫能助。”

    “小怡,叔叔求你了,你放过小沁吧,你和她姐妹十几年了,合该晓得她其实心眼不坏的,只是,一时爱而不得想歪了而已,你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不要让她前途尽毁。”苏父老泪纵横,央求。

    苏珩趴在车窗,眼神阴险,冷哼,“小沁能有什么错?你当真要为了那个不死不活的男人,如此狠心对待你的姐妹吗?倘若不是他,你和小沁又岂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啊,哼,胡靖扬作恶多端,他那是自遭报应,当植物人已是便宜了他,我真恨呐,老天爷怎么不直接让他去死……”

    “你住嘴。”孟紫怡眸含愠怒,呵斥,“苏珩,原来从前你一直在我面前演戏,我真恨我没有及早看清你,白白叫了你那么多年的哥,苏珩,你不配。”

    苏珩仿佛是被这个“哥”字给刺激到了,他退后一步,捶胸顿足,悲喊,“谁想当你哥啊,从前,我一直催眠自己,此生若能给你当哥,不远不近地守着你,我就心满意足了,于是,我竭力抑制自己的感情,经年来,当真像一个大哥哥那样开解你,照顾你,可谁知道我心里的苦啊。”

    “孟紫怡,你这臭不要脸的,伤害了我儿子还不够,现在又要来害我女儿,你怎么如此狠毒呀?枉费我把你当女儿疼了这么多年。”苏母切齿愤盈,怒视着孟紫怡,凶相毕露。

    孟紫怡淡淡一笑,素手轻抚着肚子里正闹脾气的宝宝,“苏太太,你终于撕去你那张佛口蛇心的虚假面具了吗?曾经我当真以为你是真心待我的,究竟是你演技太好呢?还是我不辨人心?往时,我居然可以在你的眼睛和声音里感受到妈妈般的温暖,着实可笑。”

    苏父听得讪讪然,扭头,低斥苏母和苏珩,“你们在东拉西扯些什么呀?难道你们忘了我们是因何而来的吗?”

    苏母和苏珩听了,愤恨地咬唇不语,苏父不再理会他们,转回头,望向轿车里的孟紫怡,泪流满面开腔,看似动之以情,实则挟恩图报,“小怡,纵使你不念你和小沁十数年的姐妹情,可你何妨想想,一年前,小沁代你去了白湖酒店,阴差阳错替你挡下一劫,由此,改变了她的人生,若无当日的因,又何来今天的果呀,我们小沁未尝不是情有可原呐。小怡,叔叔答应你,只要你肯放过小沁,叔叔日后一定看紧她,不会再让她打扰你的生活。”

    孟紫怡默了默,继而,付之一叹,“苏先生,不是我没给机会你女儿,而是你女儿没珍惜我给她的机会,苏家饯别宴那晚后,我不仅没追究他们母子三人,而且和靖扬复婚后,我们夫妻甚至还继续留苏沁在凯东集团工作,奈何,不曾想,她居然狼心狗肺,如此回报我们。苏先生,我见你还讲几分道理,便与你多说几句,尘世间,不是什么事都有第二次机会的,你女儿这次实在做得太过了,她是罪有应得,假如不是我丈夫命大,那么他现在已经被林赫深和你女儿害死了。我丈夫如今昏迷不醒躺在床上,此仇不共戴天,你们即便在这里闹腾一辈子,我也不可能善罢甘休的,你们回去吧,别待在这里浪费光阴了。”

    末了,孟紫怡淡漠地吩咐尤叔开车,轿车在苏母歇斯底里的恶骂声中驶离,“孟紫怡你这铁石心肠的坏女人,我祝愿你胎死腹中,一辈子守活寡,穷困潦倒,孤独终老而死……”

    轿车里,尤叔握紧方向盘,义愤填膺,“这家人怎么这样?明明是自己女儿做错了事,非但不道歉,反而骂人骂得这么难听。”

    “不用管他们,他们闹几天,一无所获,自然会走的。”孟紫怡淡若浮尘,话语其时,她侧头,瞧向车窗外飞速而过的路灯杆,回想起从前坐胡靖扬车的一幕幕,唇角止不住弯起,继而,渐渐黯去。

    靖扬,话说当年我们还是因车而结缘的呢,只是,但愿不会也因车而结束,靖扬,你快点醒吧,公司虽然度过了危机,但仍旧千头万绪,尽管我当众夸下海口,会守住公司,可我真的很怕呀,我怕我经营不好公司,我怕我照顾不好瓜瓜,我怕独自面对人世沧桑。靖扬,或许我不曾告诉你吧,其实,相比女强人,我更想做一个相夫教子的小女人,宜室宜家。靖扬,你快点醒来,继续为我遮风挡雨吧,让我躲在你这颗参天大树下,无忧无虑,安长处顺。

    ~~~

    两个月后,孟紫怡于中心医院顺产生下一子,当医生把手舞足蹈的宝宝轻搁在她脸侧,满头大汗的孟紫怡热泪盈眶,她攥起宝宝肉嘟嘟的小手,听着宝宝洪亮的哭声,微笑哽咽,灿若琉璃,“瓜瓜,宝宝…靖扬,我们的孩子终于出世了,如你所愿,是个男孩子,长得很像你,只是,靖扬,你食言了,此时此刻,你没在产房外面等我,不过,我很大量的,过几天,我便接你和瓜瓜一起出院,我们一家三口整整齐齐回家。”

    早前,胡靖扬情况稳定,转入vip病房,孟紫怡就计划好了,把家里一楼某间客房重新布置,然后,将胡靖扬接回家去休养,再请两个看护,日夜轮流照顾他,同时,二楼的婴儿房也装修妥当了,还是胡靖扬之前亲自设计的呢,宝宝应该会很喜欢。因着孟紫怡现今是凯东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日后势必不会有太多时间看顾宝宝,所以,孟紫怡又多请了一名月嫂。目前,家里除了保姆王阿姨,还有月嫂容婶、看护阿元和看护阿南,四人均是日夜留在家里,这人多了,倒是热闹,只是,一个家里缺少了男主人,总感觉空落落的。

    今天,惠风和畅,碧空如洗,孟紫怡带着瓜瓜和胡靖扬出院了,当然,赵亦菲、黄果韵、孙媛媛和梁冉她们都来了,不过,令孟紫怡意外的是,郭希莱也来了,不管郭希莱为谁而来,都是人家一番心意,孟紫怡满心满肺只有感激。

    医院门口,孟紫怡几人看着医护人员忙里忙外,把病床上的胡靖扬推上了救护车,随后,孟紫怡抱着瓜瓜跟车,其余人等则各回各车,一行人往白湖别墅区开去。回到家后,医护人员把胡靖扬推进房间,工作由看护接手,医护人员离开,孟紫怡抱着瓜瓜,礼貌送客。

    折返房间,孟紫怡把瓜瓜交到赵亦菲手上,然后,孟紫怡抬脚上前,侧坐在床沿,她沁泪的杏眼浅笑,注视着床上睡容安静的胡靖扬,握住他棱骨分明的大手,温柔低语,“靖扬,我们到家了,这房间是我亲自布置的,你还喜欢吗?”话到这,孟紫怡啜泣了下,泪水淌过脸颊,“老公,我知道这么多年来,你辛苦了,也累了,不要紧的,你想睡便睡吧,老婆在这里,无论多辛苦,老婆都会替你守住凯东集团的,不会让你醒来后,感觉今不如昔,但是,你睡够了,可就得醒啰。”

    闻言,现场几人都不由得眼泛泪光,甚至掩面而泣,蓦地,孟紫怡感觉到有人拉了拉她衣袖,遂而,回眸,即见黄果韵两泪汪汪,仰视着她。

    黄果韵一手拽着孟紫怡衣袖,另一手指着胡靖扬,哭哭啼啼,问,“他以后是不是都这样子了,像外婆曾经似的一直睡觉?”

    抱着瓜瓜的赵亦菲听闻,泪眼模糊,轻斥,“果果,不许胡说......”

    孟紫怡抬手制止,赵亦菲见状,便没有继续责骂黄果韵,随而,孟紫怡伸手,把黄果韵揽到她身前坐下,伏在黄果韵耳边,轻声细语,“来,果果,和帅叔叔说几句话。”

    然而,黄果韵一开腔,却瞬间惊呆了现场的大人,只见她白胖胖的双手一把抱住胡靖扬青筋隆结的大手,脆生生,哭嚷,“爸爸…爸爸,你醒醒,爸爸,别睡了,呜呜,虽然你不说,妈妈不说,靓阿姨也不说,可果果不是傻的,果果知道,你也是爸爸,呜呜,爸爸,你醒醒。”

    赵亦菲目瞪口张,郭希莱呆若木鸡,孟紫怡、孙媛媛和梁冉则面面相觑,与此同时,黄果韵继续抽抽噎噎,“爸爸,果果不要你一动不动地躺在这里,果果要你像从前那样带我去游乐场,时常来学校看我,给我买好吃的,然后,我们去学校超市的门口夹娃娃。爸爸,你明明说过,等弟弟出生后,就带着我在外面的院子里种树,一棵木瓜树,一棵苹果树,瓜瓜果果,呜呜,可是,现在弟弟出生了,为什么你却睡着了?爸爸,你快起来,带果果去种树,呜呜……”

    话语尾声,黄果韵伸手,指向侧旁偌大的落地窗,窗外恰是繁花似锦、香樟馥郁的院子。孟紫怡泪水涟涟,抱紧黄果韵,泣不成声,可能是房间里的哭声感染了瓜瓜,瓜瓜随即哇哇大哭,赵亦菲流着泪低哄。

    “瓜瓜,不要哭,爸爸很快就会醒的,爸爸还没见过瓜瓜呢。”赵亦菲捧起嚎啕大哭的瓜瓜,脸颊贴近他的小脸,挥泪如雨。

    梁冉和孙媛媛揽在一起,抱头痛哭,郭希莱泪如泉涌,百感交集,稍许,她抹了抹泪,挂笑,“如此也好,他也算有儿有女了。”

    随后,郭希莱看向赵亦菲,释然一笑,继而,郑重其事,保证,“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但凡伤害到靖扬的事,我郭希莱都不会做。”

    话落,郭希莱抬脚,垂泪迈向房间门口,临踏出房门之际,她听见身后传来赵亦菲的一声纯挚道谢,“谢谢,我信你,因为你和我一样爱他。”

    郭希莱扬了扬脸,闭目深呼吸,泪水连绵,尔后,头也不回地迈出房门,径直离开。

    第二天,赵亦菲依照孟紫怡昨天的嘱咐,带着黄果韵来了白湖别墅区,昨天几人离开后,孟紫怡立马订了一棵木瓜小树和一棵苹果小树,今早刚刚送到。三人选取了胡靖扬现今所在房间的落地窗对出的空地,刨坑挖土,齐心协力,种下了这两棵小树。

    艳阳高照,春和景明,风吹动树叶发出欢乐的沙沙声,庭院里,新增了这两棵朝气蓬勃的小树,扎堆在众多枝繁叶茂的香樟树中,更显生机盎然、郁郁葱葱。孟紫怡扬脸,深吸一口气,感受着万物生灵,阳光温暖,草木清新,片晌,她抬起白皙纤妍的手背,擦了擦下巴滴垂的汗水,凝望着眼前摇摇曳曳的两棵小树,明眸生辉,两颊带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