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希 - 分卷阅读29 强开初蒙(艳妻系列,肉)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告诉爷,爷才好更彻底的疼你……”把柳沐雨推倒在软榻上,摆成与台上被缚者一样四肢著地的雌兽模样,抬起他的下巴,逼著柳沐雨不能逃避地看著台下的表演,“你就和楼下的那只畜生一样,喜欢被人调教欺侮,只有被强暴羞辱你才能获得最大的快感,爷让你快乐好不好?”

    “……好……”这下柳沐雨算是彻底雌伏在范焱霸的流氓攻势之下,整个人被欲望征服,无所遁形。

    楼下的男子被狠狠地拍打著,刚刚的欢愉已经变成痛苦的哀嚎,哭求著苏冬儿住手,可是烛光下清晰地可以看到那男子的孽根依然挺翘昂扬地竖立著。

    撩起搭在柳沐雨屁股後的纱缎下摆,范焱霸跟随著楼下苏冬儿的节奏,大掌也一下一下地重重打在柳沐雨的屁股上,不一会儿就把柳沐雨的屁股打成了两片粉红的桃瓣,屁股上传来的阵阵热烫的疼痛,让柳沐雨更加情动,喉间开始发出低沈的微鸣,身体由内到外地开始因为欲望的堆积而躁动不安。

    楼下的皮板子还在一下下的拍打,苏冬儿打得很有技巧,让男子觉得很疼,却又不会留下疤痕和严重的伤害,汗珠从脑门上滴落下来,苏冬儿也感到一阵阵的燥热,撩起自己的短衫下摆,里面竟然也是光溜溜的!一根肉茎秀气漂亮地挺立著,扔开皮板子,手指粗糙地捅进男子的屁眼,敷衍地疏通了几下,扶著自己的肉茎就扎了进去。

    这一下把那男子疼狠了,四肢狠命地挣扎著,脑袋也不住地往台子上使劲磕,台子上一时传来‘咚咚’的声音,男子的身体被粗鲁地破开,整个人都发疯似的颤抖起来。

    看著楼下上演的活春宫,柳沐雨只觉得眼眶发红,不停滴水的穴眼儿刚才只被范焱霸两只手指抽插了几下便离开了,欲望的堆积让那里空虚得发疼,柳沐雨带著哭音哀求著:“爷……爷……好疼啊……”

    “叫主人!”看著柳沐雨不停扭动著通红的屁股,淫水已经顺著腿根流下,滴在软榻上一片湿粘,范焱霸心里恶质地喜悦,更进一步压迫著,“骚母狗学会骗人了?这可不好,主人的金枪都没进去,母狗怎麽会疼?还是说你这骚母狗已经发情了,想让爷用金枪把你操疼了?”

    “主人……主人!”知道如果不说骚话,范焱霸肯定不会让自己如愿,柳沐雨被情欲折磨得彻底抛弃了礼义廉耻,把自己同化为楼下被不停侵占的牲畜一样扭转哀叫:“主人……求主人操操母狗吧!母狗的穴眼儿空得发疼……母狗想要主人的金枪……求主人怜惜母狗,给母狗配种吧!”

    欺负软糯受,果然是我的挚爱啊……我咋就喜欢欺负软受受呢?骄傲滴挺胸

    请各位亲亲们,毫不保留地夸奖我吧!

    用你们的票票,热烈地砸向我吧!

    以往我总爱写跌宕起伏的剧情,这次一定要一路小白黄爆到底……握拳!(好难,总会跑偏)

    强开初蒙35(流氓攻v隐忍淫荡受)双性肉肉

    35

    范焱霸听得脑子发热,周围包厢里传来的交媾声和楼下的表演都已经入不得他的眼,他的耳,此时范焱霸满脑子里只有柳沐雨此时红著脸欲求不满的哭音儿,再也忍不住勃发的欲望,范焱霸怪叫一声,从後面扒开柳沐雨湿透的肉缝,扶著自己乌红的粗壮肉枪,对准不停滴水的穴眼儿,‘噗!’一声一扎到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被捅穿了!”猛然的进犯让柳沐雨无法承受地翻起白眼儿,挺身想要躲避侵占,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范焱霸早已抛却最後的一丝人性,化作猛兽狠命侵犯身下的雌兽,激烈的欢愉伴随著纯雄性的征服感,让范焱霸如同疯魔般沈迷不已!

    楼下的苏冬儿此时已经在男子体内战了几百回合,破雏儿的血丝早已糊满了男子的臀间,根本不管男子感受,苏冬儿自顾自地使用著男子的孔洞,满足著自身的欢愉。眼见就要到顶,苏冬儿屏气凝神又在男子体内狠狠地抽插了几十下,在男子体内喷了一泡白液才算作罢。

    一旁的龟奴认得眼色,递上来一块白湛湛的绸缎,苏冬儿抽出肉茎,拿白绸缎捂住男子裂开的屁眼,接住一片红红白白的血丝淫液,苏冬儿走到男子面前,把染了红白液体的白绸缎给男子看,说道:“你的身子已经让我破开了,如今我就是你的主人,你就是我的淫奴,以後你的身子就由我来接管了,要疼要爽都由主人负责,而我满足你渴望被虐待欺侮的欲望,并且保护你的秘密,让你不会被别人鄙视觊觎,你可愿意?”

    男子已经彻底瘫软在台子上,虚弱地呻吟著,身上泛著欲望宣泄後的潮红,全身被汗湿透,月白色的纱缎粘腻地贴在男子身上,狼狈不堪。

    苏冬儿在男子面前伸出光裸白皙的脚,接著说道:“若是愿意,你我就以此白帕为誓,你吻我的脚,唤我主人,从此肉体上无条件地服从我,而我会保护你的秘密,满足你的欲望……”

    男子狠狠地喘了几口气,像是攥了些力气,支起身子跪伏好了,低头吻著苏冬儿的脚背,带著哭声说:“主人,贱奴以後就是您的淫具了,您想怎麽亵玩都行……只求主人怜惜贱奴……千万别扔了贱奴……”

    身体虽被强行压住软榻上侵犯著,但范焱霸一直捏著柳沐雨的下巴,逼迫著他继续看著楼下的表演,柳沐雨恍若同化为台上的那个男子,和楼下人同时感受著虐打和强暴,如今男子哭著求苏冬儿不要抛弃他,他情愿为淫奴伺候苏冬儿,这让柳沐雨心底如遭雷劈!

    原来……原来自己渴求的竟然是这样的一种‘保护’……二十几年来他隐藏的不仅仅是身体畸形的秘密,更衍生出欲望的扭曲,他是导致柳家断後的罪魁祸首,是被世人唾弃的罪民怪胎!柳沐雨渴求被惩罚以赎罪,但心底里更渴求的是无论自己如何丑陋畸形,都会被人无条件接纳包容的护佑……

    不要丢弃我!不要厌恶我!不要……不要离开我!

    後颈被湿热地吮吻著,范焱霸喷著热气在耳边呢喃:“柳儿,我的好母狗,爷的心尖儿肉,当爷的淫奴吧……爷会疼你、护你,把你妥妥帖帖地藏好,爷会让你的穴眼儿一直满满地泡著爷的白液,让你爽上天,你随便怎麽叫、怎麽骚都不会有人看不起你、欺负你……我的好柳儿,你就彻底把你这身子和你的心都给了爷吧!”

    被范焱霸沈重的身子压跪在软榻上,腰胯被迫高高提起,承受著酸涩的侵犯,柳沐雨把脸埋进软榻,身体因为不停被侵犯而喘著粗气:“主……主人真是……想要我的……心吗?不会……不会过几天新鲜,就扔在……一旁,弃如敝履?”

    “干!你这母狗精给你范爷爷我下了这麽重的蛊,居然还敢说这样的话?你就盼著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