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希 - 分卷阅读3 强开初蒙(艳妻系列,肉)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看!”

    柳沐雨长这麽大,第一回遇到这样的事情,哭丧著脸不知该怎麽办。他一个文弱书生,面对一个粗霸的土匪强盗,就算满身是嘴,浑身是理,也讨不得半分便宜,柳沐雨急的脑门冒汗,脸色惨白得可怜。

    范焱霸见柳沐雨吓得不轻,心里顿时柔软了几分,想想他一个穷酸秀才,没见过什麽世面,刚刚听他和他娘对话,好似还有身体的隐疾,从没破过荤腥,突然要被自己破了身子,难免一时无法接受,范焱霸动了动他耍无赖惯了的脑子,开口安慰:“你也莫怕,实话告诉你吧,我不是什麽贼人,我乃潘阳郡王范焱霸!”说著掏出腰间的郡王府金牌在柳沐雨眼前晃了两晃。

    柳沐雨一听范焱霸的名字,又看到郡王府的金牌,脸色立刻由白变灰,心里‘当啷’一声没了主意。谁不知道这范焱霸是潘阳的土皇帝?整个潘阳地界,下到土地,上至晴天,都是他范家的。平日里这范焱霸性好渔色,欺男霸女,恶名远扬。但凡见著哪家姑娘少爷漂亮顺眼,就一定要占了去,被欺负的人家也不敢声张,只能默默咽了这口怨气。

    听说也有死挺著脖子硬抗的人家,结果家人被抓起来下了大狱不说,女儿也被抓进了郡王府,下场可想而知……如今自己不知道哪里入了他的眼,把这尊魔王引到家里来,看来今日定不会善了。

    范焱霸哪里知道柳沐雨在想什麽,只看他呆愣愣地瞪著自己,以为他被自己的声望所震,摇晃著手里的匕首,自得地继续说下去:“你只要乖乖从了我,把爷伺候高兴了,大爷我不嫌弃你家门微弱,八抬大轿把你娶进门当个填房,也算让你後半辈子有个著落!”

    柳沐雨听了这话,心里更是明白范焱霸今日既然已经上门,断不会放过自己,自己一无钱财二无权势,根本无法和这恶霸抗衡,後院还有高堂老母,自己若是不从,这恶霸一定会暴力相向,更可能连累了母亲受苦。

    柳沐雨下了决心,肃整了亵衣,规规矩矩地跪在床上给范焱霸磕了个头:“草民不知是郡王大驾,多有冒犯,还求郡王恕罪!”

    范焱霸挑挑眉,原来这秀才知道自己是郡王,也是一副奴才相,真可惜了这副好皮囊,原来骨子里也不过如此。转念又一想,用银钱换他个心甘情愿也好,起码床第配合上得个顺遂,做著也能尽兴。

    “草民承蒙郡王不弃,能伺候郡王……是草民前生的福气……”柳沐雨低伏在床上,咬著後槽牙说著违心的话,眼眶一阵一阵的发热,“草民只有一事相求,还请郡王一定要答应!”

    “什麽要求,你说吧,本王都答应!”范焱霸撇撇嘴,果然这柳沐雨和其他人也一样,听说自己是郡王,立刻谄媚逢迎,不外是想多捞点好处!也罢,看在他这漂亮不凡的皮相上,自己也不会吝惜宠爱,只要他能把自己伺候舒服了,钱财这些都是俗物,不值一提!

    “草民今日……把……身子给了郡王……只求郡王,万万不可将草民纳入郡王府……”柳沐雨的声音有些颤抖,有委屈,有不甘,更有无奈。

    作家的话:前段日子生病住院,才发现身体是最重要的……

    或者才能吃肉啊……

    所以各位亲们,一定要好好养身体啊!!话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求老天爷给我个机会,我一定好好的祸害人间!!

    强开初蒙4

    4

    “嗯?”范焱霸有些诧异,以往那些小家碧玉,不外乎都急切地希望自己能把她们娶进府里,最好能留个高一些的名分。再不济,也是索要银钱房产,这柳沐雨反而是要自己千万不要娶他进门,倒也有趣,难道是欲擒故纵之术?

    “草民虽不是高门大户,但也是读书知礼,草民以男子身入郡王府,祖上有知定不能容,还请郡王成全!”柳沐雨虽然家门败落,但骨血里透著的性情还是清高孤傲的,如今为形势所迫要委身於范焱霸这不学无术的二世祖,柳沐雨打心底里觉著委屈,又怎麽会想借著这次交欢爬进高门深户的郡王府呢?

    若是在平日里别人谈到范焱霸,柳沐雨也是根本看不起的,在他眼里,范焱霸就是个只长卵蛋不长脑子的无赖货。怎奈这个无赖恶霸却是潘阳周边十几个州县的土皇帝,自己力小势孤,断是无法与他抗衡,为今之计只能暂且雌伏於这无赖身下,以换得日後的安宁清静。

    范焱霸听到柳沐雨的请求有些气闷,还是第一次有人在上床之前跟自己提出这种要求,言外之意就是,这次欢好之後,两人互不相欠,再无瓜葛?范焱霸心下冷哼,你当自己是什麽国色天香的难得货色?还能让本王念念不忘不成?既然你打算把身子免费送给本王操,又不用负责,本王何乐而不为?

    “哼!”鼻子重重一哼,范焱霸口气不善,“那就要看你伺候人的功夫,是否能说服本大爷了!”

    “草民……一定……尽心竭力……”柳沐雨紧闭上眼,心里对自己不停默念著,忍忍就过去了!忍忍就过去了!

    “我可告诉你,本大爷一会儿玩你身子的时候,疼了爽了,你该哭就哭,该叫就叫,要听话乖顺,让你怎麽伺候就怎麽伺候,别跟我这儿装风骨,之前城南冯员外的儿子跟我拿乔,让我直接押进府里做了半个月,现在屁股乖得一塌糊涂,一天不操就滴水,弄得跟个骚娘们儿似的!”

    柳沐雨听著背後一阵阵的发冷,不知道一会儿要被这恶霸无赖如何羞辱,一想到外面人影绰绰,不知还有多少人守著围观,柳沐雨真想一头撞死以护名节!可是……自己死了,留下母亲孤苦一人怎麽办?

    咬咬牙,柳沐雨轻声恳求:“郡王,草民一会儿一定乖顺伺候,您能否将周围的闲人……撤下?”

    范焱霸心想,操个雏儿还真是麻烦,身子嫩面皮薄,要求还一大堆……抬手打了个响指,示意周围的侍卫离开一段距离,一甩手把匕首也扔到床下,范焱霸有些急色地探身抬起柳沐雨低垂的小脸:“我让他们都退下去了……你看,我可是够心疼你的,平日里他们都是近身侍卫,断是不能离开我五米开外,今天为了给你开苞,我已经破了例,你也该知足了!”

    抬眼看到范焱霸魁梧的身子和几乎想吞掉自己的目光,柳沐雨心里又羞又怕,手指扭著亵衣的下摆不停哆嗦。感受到柳沐雨的恐惧,范焱霸有一种自豪感从心底的欲念中升腾出来,那是一种无关快感的纯粹雄性的征服欲望。

    搂过柳沐雨细软的身子,范焱霸的嘴急火火地堵在了那花瓣似的嘴唇上,舌头伸进去一通孟浪地翻搅,大手撕扯著柳沐雨的亵衣亵裤:“宝贝儿,你可真漂亮,我第一眼看见你,就想把我的宝贝塞进你的身子里使劲鼓捣……这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